白锦绣金瑶小说全文章节-嫁错恶灵进错门完本在线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恐怖灵异 >

嫁错恶灵进错门完本在线阅读

嫁错恶灵进错门完本在线阅读

发表时间:2019-05-15 09:35 作者:桃花三月夭、

白锦绣金瑶是小说《嫁错恶灵进错门》里的主角,这里提供白锦绣金瑶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,嫁错恶灵进错门白锦绣金瑶小说讲述了白锦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见我这么早回来了,问我说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吗?怎么就回来了?

嫁错恶灵进错门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嫁错恶灵进错门》在线阅读>>


《嫁错恶灵进错门》精选

在车上我一边掉眼泪一边骂我同学,早知道就不该答应宋依依来了,没事还受这么大的气,我真是吃饱了撑着。

饭店离我家有段距离,等到家门口的时候,我哭的也差不多了,就剩下委屈,掏出钥匙开门进屋,白锦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见我这么早回来了,问我说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吗?怎么就回来了?

我看着白锦绣,他那一副气淡神闲的靠在自家沙发上的样子,一股安心感油然而生,我没说话,向着白锦绣走过去。

白锦绣见我有点反常,放下手里的电视遥控器,抬起头来看我,问我这是怎么了?不会是这几年长丑了招同学耻笑了吧。

不是。我说着走到白锦绣身前,叉开腿坐在了他的腿上,抱着他的脖子,把脸往他脖子里面埋,他身上凑近了闻有点淡淡的香,不知道什么味道,挺好闻,于是我就静静的听着墙上时钟里分针走动的哒哒哒的声响,安静的就像是只猫。

白锦绣也没推开我,因为我坐的有点出,他干脆用手托着我屁股往他腿里坐进去了一点,对我说:有什么就说吧,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。白锦绣这语气,就像是想完成什么任务一般。

反正心在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,不说给他听也没谁听我说,于是我就对白锦绣说:他们欺负我了,说我家赔了生意没钱,就跟那拔了毛的鸡一样,竟然不把我家比作是凤凰,他把我家比做成鸡,不能跟别人家比。我这会说这话的时候,倒比刚才要来的淡定很多,毕竟确实没错,我家和封艾青家里比起来,就是那拔了毛的鸡。

所以你就难过了?白锦绣问我。

嗯,是的。

你脑子里装的真的都是屎,在意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?如果你想富甲一方,就去努力去赚钱,如果你想现状,就好好过好每一天,何必在乎别人闲言碎语。

我好一会没说话,趴在白锦绣肩上转头看向他那张王博文的脸,喊了他一声:锦绣。

嗯?白锦绣应我。

你变成你本来的样子让我看看吧,我心里难过。

白锦绣俯头斜视了我一眼:我现在是以王博文的身份出现在阳世间,所以鬼差阴官不会找上我,我也不能变成我原本的模样暴露行踪。

我又没叫你一直都变回你原本的样子,就一会,让我看一眼就行。

白锦绣拒绝了我。

本来我还真是心情不好就是想看看帅哥的,但是白锦绣一直不行,我就有点来劲了,晃动着脸往白锦绣的脖子里蹭,左一口好锦绣又一口大宝贝的叫,说他不让我看我心里的那股闷气出不来,我就一直折腾他。

白锦绣果然是经不住我缠,还没两分钟立马将我的头从他脖子里扯出来,说他变给我看,看完就给他安分一点。

白锦绣同意了我当然是开心啊,赶紧的在沙发上坐好,盯着白锦绣的脸看。

白锦绣的变化从脸开始,就像是美图软件里的磨皮美白一般,他的皮肤逐渐变得白皙。王博文之前的眼睛是双眼皮,但是随着白锦绣慢慢的变化成他原来的样子,逐渐变成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,眼尾微微上翘,根根睫毛纤细分明,完全不同于王博文那种看起来就很老实拧巴的劲儿,而且白锦绣的这双带着点邪气的丹凤眼,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有毒的钩子,钩子伸进胸膛里,把心一勾,心就中了他眼睛的毒了。

也不等白锦绣的脸变完,我就忍不住伸手去摸白锦绣的眼睛,也不知道白锦绣这会是不是存心的勾引我,在我摸着他的眼睛的时候,他伸手捉住了我的手腕,放在他那张已经完全变回成他本人模样的脸上,用他那直挺的鼻尖轻轻的在我手腕里摩擦,那软唇似有似无的亲挠着我的手腕里的肌肤,这种感觉传到心里就变成了心悸,似乎装了好几只猫,挠的痒的厉害。

我按着白锦绣的肩一脚跨坐在他的腿上,隔着衣服摸着白锦绣那结实的身材,有点害羞,凑在白锦绣耳边小声的对他说我们以后那个那个的时候,他可不可以变成他自己的模样啊?!

我说的很脸红啊,白锦绣转过脸来看我笑,我也跟着他傻笑,以为白锦绣会答应的,哪料白锦绣忽然笑容停了下来,伸手捏着我的腮帮子说不行,馋死我。

我正想打他白锦绣呢,于是将白锦绣压在身下,趴过去拿离我们不远的一个抱枕,我的胸脯就压在白锦绣的脸上,可抱枕都还没拿呢,白锦绣忽然往我胸脯里闻进去,眉头一皱,问我说今天谁抱过我?

今天?今天除了刚才封艾青在发神经抱过我一下后也没谁抱过我啊?我把聚会上的事情都黑白锦绣说了,问白锦绣怎么了?

抱你的那个叫封艾青的,他养了小鬼,而且这小鬼的气息很熟悉,就跟周小宝脑袋里住着的那个小鬼的气息是一样的!

什么?一鬼侍奉二主?

我吃惊的看着白锦绣,这怎么可能,据说封艾青刚从上海回来的,现在外面是挺流行什么养小鬼改运改前途啥的,可就算封艾青会养小鬼,怎么可能又会和王麻子的小鬼有关系?

会不会是你闻错了啊?我问白锦绣。

不会!白锦绣的语气非常的坚定,并且在一个瞬间变回成了王博文的样子,表情也变得冰冷了起来,问我说我知不知道封艾青家住在哪里?

他家住上海,不在我们家这里。

不,他现在在住在哪里?

自从我上次丢了封艾青的号码后,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了,不过我猜他回来还是应该住在我家隔壁,毕竟那房子他家还没卖,一直都空着呢,但是为了保险起见,我向宋依依问了封艾青的号码,宋依依也告诉我封艾青还住在之前我家隔壁,她们还送他回去了呢,喝了挺多酒的。

我没心思关心封艾青喝了多少酒,白锦绣说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,今晚我们跟着周小宝人头里的小鬼寻找到的最后地点,就是在封艾青的家里,不管是不是和他猜想的那样,我们都要去,并且要我提前和封艾青说好,今天晚上我们会去他家做客。

这白锦绣也真是的,本来白天就跟他吵了一架,现在还要我打电话给他,还说要去他家,我简直是犯贱!

但是这种时候我哪里敢不听白锦绣的话,他只要知道一些关于王麻子的事情,就立马像是变了个人似得,又凶又冷。好在封艾青对于我的电话骚扰好像一点都不排斥,只是声音听着挺沉,当我说到今天晚上我要带我老公去他家坐一下的时候,他沉默了很久,才勉强答应的。

夜幕降临,在小鬼将要出来的时候,白锦绣要我用木质板写了个他的灵牌,正对着家门的口的坐北朝南的方向放着,因为这个位置是放家神的位置,白锦绣要我把他当家神拜,然后再用拜完他的香插在周小宝的人头前,并且还要磕头,一是为了慰藉周小宝的在天之灵,二是为了让还附在周小宝脑袋里的小鬼吃上一些香火,等会他身上就会沾染上香烛的气息,就算他飞上个三天三夜,白锦绣也能根据小鬼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找到它。

一切都准备就绪,白锦绣扯开抱住周小宝脑袋的红布,周小宝那苍白的像死灰的脑袋就立在桌上,我看着有点害怕,抱住了白锦绣的胳膊。白锦绣的眼睛盯着门口,对我说,它已经出去了。

那个它,说的就是那个在周小宝脑袋里的那个小鬼。白锦绣带我出门,甚至是坐电梯下楼,那个东西应该也和们一样在电梯里,白锦绣也一直都看着他,我不敢看白锦绣眼睛看着的地方,也不敢看白锦绣的眼睛,毕竟人对这种未知的东西永远存在着一股害怕感,可是又忍不住好奇,想问问白锦绣那小鬼长成什么样,但是又怕小鬼就在我们眼前,所以一直都忍着。

白天王博文他妈把车开过来了,所以我和白锦绣这次也不用打的,但是问题来了,白锦绣不会开车,而我会,于是我当起了白锦绣的司机。

上车后白锦绣的神情稍微松懈下来了一些,我开始和他抱怨了一堆要不我们干脆把这车给老太婆吧,我们再去买过一辆,可是老人家家的肯定不会同意,买了也是我当司机,于是这个话题不了了之。

白锦绣现在也完全不注意看着前方了,对我说那个小鬼已经去封艾青家里了,我直接把车开过去就行。

老公啊,你是不是能看见那个小鬼啊?我问白锦绣。

我这一问,反倒是白锦绣皱起了眉头来:按道理说,那个小鬼是一直对我藏起来的,我看不见它,不过今天很奇怪,它时不时的在路上现个身,似乎故意让我看见它。

故意?难不成这小鬼在打什么歪点子?

那那个小鬼长成什么样子啊?我问白锦绣,除了白锦绣,我还没看过小鬼之类的这东西呢。

和正常的小孩没什么区别,穿条红色的裤子,头上用红绳绑着一个小辫子,这种打扮,应该是有人托这小鬼求姻缘的。

白锦绣开始给我科普,说小鬼这东西,泰国比较盛行,中国也有,不过只有极少南方人才会养小鬼,这小鬼的作用是根据事主求什么而做什么的,有求钱财求爱情,也求平安之类各种各样的,每种小鬼的打扮都不一样,求钱财的小鬼是穿金戴银的,身上都是用钱纸做成的衣服,求姻缘的就是穿红色的,还有求平安的就是浑身写满福字画满蝙蝠。这些打扮,还都是以前功底子深的炼尸师通过五行与国学之类搭配起来的,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文化,就算是道教佛教,以及阴阳师各种小型教派,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色,就如风水,说他是迷信,但是又狠多真正的根据在里面。

这个小鬼很烈,服侍二主,如果稍有不慎,反噬很强,不过也不会轻易的毁约,我怀疑周小宝那里一定是做了什么惹怒小鬼的事情,所以才会导致小鬼反噬了他,既然之前周小宝不是用它来求姻缘,那么极有可能的是封艾青,如果求缘失败,不仅小鬼会死,连封艾青也会跟着遭殃。

嫁错恶灵进错门

嫁错恶灵进错门

  • 评分:10
  • 简述:金瑶白锦绣的故事。
  • 来源:黑岩
  • 作者:桃花三月夭、

结婚当晚我走错了门,和一个死人结了阴亲!

免责申明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书虫天堂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湘ICP备16012904号